本報記者 胡大可 柏建斌
  有時候,世事總是讓人始料未及。
  杭州莫乾山路有幢大廈,在這幢大廈的附近,幾幢小公寓顯得十分低調。
  誰也不曾想,住在這個公寓里的一個杭州男人,最近成了轟動新加坡的“名人”——
  這個叫楊天(化名)的杭州人,牽扯進了新加坡一樁與當地一名富婆近2億人民幣的糾紛案。
  新加坡的巨額財產糾紛案,男主角是一個杭州人
  據新加坡《聯合晚報》報道——9月以來,新加坡全國都在關心一樁巨額財產糾紛案件。
  案件的一方主角,是一個老家在杭州的男人,他叫楊天,40歲,已成家,膝下一子一女。
  另一位主角,則是新加坡的一位老太太,現年87歲,姓鄒。老太太的丈夫已經走了,他們沒有子女,比較近的親屬是她也已60歲的外甥女莫翠玲。
  楊天曾經是一名導游,經介紹,2008年做了老太太的私人導游,最終情同祖孫。後來,老太太索性把楊天認為了乾孫子,在4年前立的一份遺囑中明確說明,洋房及屋內所有物品包括畫作和藝術珍藏品,全歸乾孫子一人所有。
  要知道,這筆資產,總額達4000萬新加坡元,折算成人民幣的話,大約是2億元!
  近日,老太太的外甥女莫翠玲找上門,說楊天騙取了老太太的信任,鵲巢鳩占,要為老太太討回公道。有一點,比較糾結,目前老太太已經出現了老年痴獃的癥狀,無法敘述整個過程。
  新加坡《聯合晚報》記者與《錢江晚報》記者越洋聯繫,在新加坡和杭州兩地聯合展開采訪。
  去北京旅游,老太太的好友向她介紹了年輕的杭州導游
  4000萬新加坡元的資產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
  早年,老太太與丈夫很有遠見,在新加坡低價購置了一些房產,如今房產增值,賣掉部分房產之後,夫婦倆因此致富。
  另外,老太太還常年投資字畫,《聯合晚報》記者在採訪老太太經常光顧的豪珍畫廊時,老闆蔡嘉發透露,老太太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幾乎每個月都光顧他的畫廊,購買兩三幅畫,而且有進無出,以至後來收集的字畫多得不得了。
  蔡嘉發說,以當年的價格,估計她前前後後花了七八十萬元,而這些畫現在的價格已經翻了幾倍。蔡老闆還提到,老太太喜歡購買任何漂亮的東西,很隨和很開心。
  老太太和丈夫一直在新加坡從事醫務工作,住在一處豪宅里。丈夫1983年中風,老太太就離職在家照顧丈夫。丈夫2007年過世了。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家裡,還住著一位好友。
  這名好友與老太太認識50年,2004年搬入豪宅,協助她照顧丈夫,2011年搬離豪宅。2005年,這名好友到上海旅游時,結識了導游楊天。
  次年,楊天來到新加坡,經這名好友介紹認識了老太太和她丈夫。2008年,老太太去北京旅游時,楊天是她的私人導游。
  現在,老太太這位好友表示,楊天為了自己的利益,玩弄並利用老太太的感情。
  他的熱情獲得老太太的好感,借老太幫助,還取得了新加坡永久居留權
  一度,老太太很喜歡楊天這個年輕人。楊天在結識老太太的次年就到了新加坡,後來又入住了豪宅。楊天申請新加坡永久居留權,就是老太太向當局寫的推薦書。
  有知情者透露,這封推薦書充滿溢美之詞。
  那麼,到底楊有什麼本事,讓一個新加坡老太太對他如此信任和欣賞?
  據《聯合晚報》報道,自從老太太和楊天在北京認識後,兩人一直書信往來。
  “楊天和對方走得很近,除了多次前往新加坡,平時也有書信來往。楊天顯得很熱情,而且十分關愛老太太。因為對方丈夫已經去世,也沒有子女,楊的關愛讓老太太很感動。”
  兩個人的關係進展出現在2009年3月。
  那一年,楊天以導游的身份再次去看望老太太,並且在當地成立了音樂舞蹈室。
  這個舞蹈工作室,以老太太的豪宅作為註冊地址。楊天和老太太同列為公司董事。
  《聯合晚報》在報道中提到了豪宅的格局——從(豪宅)大門右轉,經過楊天睡房和廁所,進入老太太的睡房,再從老太太睡房進入擺放藝術品的收藏室。
  說到收藏,可以補充一下,東南亞美術協會會長陳一軍博士透露,他和老太太是十多年的朋友,老太太喜愛買畫並不是為了投資,而是純粹欣賞。
  但是,楊天由老太太介紹剛認識自己時,就開口討畫了。
  楊天自稱是老太太的孫子,不懂字畫卻代為拍賣。和楊天接觸之後,陳一軍博士和北京專業拍賣人士都提到,楊天是個書畫的“門外漢”,但經他手的賣畫錢接近百萬。
  老太太認他作乾孫子,並立下遺囑把巨額財富留給他
  《聯合晚報》的記者說,他們曾多次去老太太住所採訪。
  老太太的鄰居陳琳達在接受《聯合晚報》採訪時說,老太太人很好的,以前他們都可以直接開門串門,但楊天來了之後就大門深鎖,她也沒見老太太出來運動了。
  老太太家的女佣以及老太太曾經雇佣的司機,都對楊天表示了一定程度上的質疑。前司機加魯丁說,楊天住進豪宅不久,自己就被裁退了,他覺得這不是老太太的本意。
  “楊天把老太太哄得服服帖帖,晚餐前或者是準備入睡,他都會在家人面前擁抱她。”服侍老太太6年的女佣蘇女士說,楊天和老太太表現得十分親密,有時會吻對方的臉頰。這位女佣說,楊天這麼做,感覺是在作戲一般。“如果要出遠門,也會這樣做。”
  與此同時,楊天每周還會帶老太太去會會朋友,吃吃飯,態度十分誠懇。據瞭解,老太太以前在當地一家醫院做物理治療師,保持了經常和老同事聚會的習慣,由於這些都是老太太最好的朋友,因而楊天每次都會親自送她前往參加,以增加朋友對他的認可度。
  一方面是自己和老太太表現出十分的親密,但是楊天卻不讓訪客或者朋友進家探視。蘇女士說,從去年開始,他連鄰居都不讓進屋了。“楊說,如果有人來看望,就說老太太不在家,或者就直接拒絕也行。”這位女佣還說,有時她出門去倒垃圾什麼的,也得把門鎖好才行。
  2010年,老太太立下遺囑,其中稱楊天為“乾孫子”,指定他是遺產繼承人。她在遺囑中表示“洋房及屋內所有物品包括畫作和藝術珍藏品,全歸他一人所有。”
  如何最終辦妥永久居留證,並取得老太太遺囑,目前尚沒有辦法弄清楚,但從新加坡警方從豪宅中搜出的記事本上,大約能看到楊天當時的謀劃。
  當地媒體把這本記事本稱為楊天的“發達寶典”。記事本中詳細收錄他準備獲取永久居民居留和制定永久授權書的時間表,這中間還有許多律師行的聯絡資料,以及中國好多房地產的資料。
  (特別感謝新加坡《聯合晚報》對此文的貢獻)
  下轉A11
  (原標題:牽扯進87歲富婆2億家產糾紛案這個杭州男人在新加坡引起軒然大波)
創作者介紹

私影

jaecvcbgkbh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